《春來怒江》:以小見大,書寫鄉村振興時代主旋律

時間:2020-11-27 01:26:08閱讀:1520
祖國西南邊陲,山高谷深、偏遠幽僻之地,生活著9個從原始社會末期等社會形態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曾經,他們生活在最貧困的地區,是最弱勢的群體、最特殊的族群。云南是
  • 春來怒江
  • 旅游
  • 來喜 李勤勤 范明 白凱南 黃詩佳

祖國西南方陲,山高谷深、偏遠幽僻之地,生活著9個從原始社會末期等社會形態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曾經,他們生活在最貧困的地域,是最弱勢的群體、最特殊的族群。

云南是我國“直過民族”最首要的聚居區,包孕獨龍族、德昂族、基諾族、怒族、布朗族、景頗族、傈僳族、拉祜族、佤族等。2020年11月14日,云南省全省9個“直過民族”全數實現整族脫貧,擺脫貧困的千年夢想,照進現實,迎來了新的汗青性跨越。

近日在愛奇藝獨家上線的《春來怒江》,就是一部深情描繪獨龍江鄉脫貧致富奔小康的影片。在這片寫滿凄美故事的獨龍秘境中,經由幾代扶貧干部的盡力,刻下一躍千年的汗青印記,成為中國扶貧史上的一大奇跡。

作為一部聚焦當下鄉村振興重大主題,反應云南獨龍族脫貧攻堅奔小康的影片,《春來怒江》成功列入中宣部2020年宣傳思想工作要點重要影片,已入選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精品網絡視聽節目創作展播作品、國度廣電總局2019網絡視聽節目精品創作傳布工程重點扶持作品、國度廣電總局重大題材網絡影視劇項目庫首批入庫項目。

講好中國扶貧故事,深挖背后感人細節

曾經創作了現象級網絡電影《毛驢上樹》的編劇昃文江,此番再度操刀《春來怒江》編劇。在他看來,“只要植根于扶貧一線生活,才能講好中國扶貧故事”。而獨龍族2018年就實現了全族脫貧,選取怎樣的一個切入點,成了影片創作早期最大的難題。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思考,他確立了幫助返貧戶重新脫貧這樣一個切入角度,以細膩的筆觸,講述三代扶貧干部扎根基層,揮灑汗水與青春的奮斗故事。當這個故事有了根基,獨龍族特色民俗文化的展現作為影片枝葉,也就有了貼近現實的質感。《春來怒江》精準的捕捉到時代脈動,最終成就一部生機盎然的主旋律電影。

《春來怒江》視角獨辟蹊徑,但顯現出的倒是極為接地氣的影像氣質。在影片創作前期的采風階段,為了能拍攝出現實題材網絡電影的真實質感,創作者們深入實地進行考察,接觸了大量的農人朋友和基層工作者。讓主創團隊感到意外的是,最初很多人會以為他們生活條件那么艱苦,工作環境那么惡劣,必然會眉頭不展,可是當深入接觸以后,才發明完全差別,他們在農田里開著玩笑、唱著民族歌謠,在工作間歇相互鼓勵、相互扶持。在面對難題時也很少自怨自艾,頂多自嘲幾句,以后便攜手并進,配合面對難題。

接受采訪時昃文江感慨:“我覺得面對艱苦,笑著面對,面對難題,笑著降服,這才是多數農村百姓與基層工作者的真實狀態”。而這樣昂揚向上的奮斗圖景,也激勵著《春來怒江》創作團隊,對影片不斷改進、頻頻打磨,力爭做出一部有生命力、能真實記錄時代大成長的精品網絡電影。

與時代共振致敬第一書記,以小見大展現脫貧攻堅

11月23日下晝,貴州省宣布:全省貧困縣全數脫貧。至此,我國832個國度級貧困縣,全數脫貧摘帽。人類汗青創舉,千年第一遭。

2020年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周全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節點,淘夢繼續用網絡電影的方式響應落實黨和政府的決議計劃部署,《春來怒江》以第一書記的視角顯現脫貧攻堅第一線的真實切面,精準的捕捉到時代脈動,從而成就一部生機盎然的主旋律電影。

作為網絡電影內容立異的探索者,淘夢始終致力于打造積極向上、有時代影響力的優質影視作品,淘夢開創人&CEO陰超表示:“淘夢始終堅持與時代共振,致力于打造兼具思想價值、社會價值和經濟效益的優異作品,《春來怒江》聚焦鄉村振興,用扎實故事相傳人世真情,為網絡電影精品化之路助力。

幾代扶貧干部扎根基層,勇擔時代任務

曾主演《沂蒙》《紅高粱》等作品的演員來喜 ,在《春來怒江》中成功塑造了第一書記宋春來的形象。他回想,由于方才演過《遍地書香》中的第一書記,接到劇組邀約后一度想拒絕這個角色,然而看到腳本扉頁里寫著“獨龍族一步跨千年”這句話時,他動心了。一步跨千年,僅是5個字,但個中艱難可想而知。《春來怒江》最珍貴的一點是,它敢于直面脫貧攻堅中的真實窘境。

觀念抵觸——影片中,宋春來書記去縣里申請了扶貧專項資金,想鼓勵村民開辦農家樂、搞直播做宣傳,讓村民日子更紅火。但無人響應號令。獨龍江族2018就實現全族脫貧,村民大多以種草果為生,收入來源單一,自給自足的思維依然存在。

返貧戶的存在——村民龍雪蓮由于兒子意外歸天,家里失去首要收入來源重新返貧,現實中由于家里頂梁柱歸天而返貧的例子,不在少數。影片中宋春來書記,寧肯自己吃泡面,也要自掏腰包接濟龍雪蓮。作為市派第一書記,服務期已滿,卻掉臂妻女否決扎根獨龍江鄉再戰一年。影片中有一句臺詞,很多觀眾都大為感動。他說:我非要把她這個貧困帽子摘了不成。

電影以外的現實是,2020年6月怒江州全州建檔立卡貧困生齒全數實現“兩不愁三保障”。這是幾代基層黨員配合奮斗的豐富果實。影片結尾字幕打出:自2015年以來,有27名同道前后在怒江扶貧攻堅戰場上獻出寶貴的生命,他們的奉獻和犧牲,是怒江州脫貧攻堅汗青上一抹最莊嚴的色彩。飽含深情的文字,讓觀眾更深切體味到扶貧工作一起走來,有多感人就有多艱辛。

影片除了深刻描摹了集合浩繁基層黨員干部優異品格于一身的宋春來書記,還塑造了青年黨員干部高巖。他跟隨宋書記扎根基層,而且和女友一起為脫貧攻堅奇跡奉獻青春與熱血。有觀眾看完電影評價:“一起為鐘愛的奇跡揮灑青春,這才是青年一代應該神馳的愛情故事”。《春來怒江》將一段甜蜜浪漫的愛情故事,融入脫貧攻堅的時代浪潮中,別有深意。

獨龍江鄉黨委書記余金成接受采訪說:“有些在外讀完大學的孩子,回到了獨龍江畔,建設自己的家鄉。他們走進群眾家中,組織文藝活動、宣講黨的政策;還有些投入到脫貧攻堅中,用所學助力家鄉脫貧,讓青春在鄉村振興中飛揚。”脫貧致富奔小康,這是幾代人的大奇跡,只要千千切切的青年人勇于將自身的成長,融入時代成長大浪潮,擔起時代賦予青年一代的任務,才能迸發出鄉村振興的不竭動力。

阻隔貧困代際相傳,是脫貧攻堅的重頭戲

沒有人比獨龍族人更懂教育對于阻隔貧困代際相傳的重要性。《春來怒江》以敏銳的時代洞察力,捕捉到貧困地域教育奇跡的成長,在脫貧攻堅戰役中的重要性。“扶貧先扶志”除了志氣,更是智慧、知識。

影片中由于失去獨子而返貧的龍大媽,與孫女阿水相依為命。阿水不忍奶奶獨自養家糊口,提出自己打工補貼家用。而宋書記堅決否決,必然要讓龍大媽督促阿水安心把書念完。在影片中這是一個極其細微的情節,但在怒江脫貧攻堅史中,教育奇跡的建設,意義非凡!

1956年,閉塞千年的獨龍江鄉才有了第一所小學,現代文明第一次抵達這里。如今,獨龍江鄉建立了從學前到初中的教育系統,學前教育實現“一村一幼”全覆蓋,孩子們樂享14年免費教育,責任教育入學率、鞏固率均為100%,2020年全鄉初中升高中階段入學率達到98%。

獨龍江鄉黨委書記余金成接受中國文明網記者采訪時說:“最根本的還是抓教育,用抓教育來阻斷貧困的代際相傳。”值得一提的是,獨龍江鄉是云南第一個開通5G的鄉鎮,通訊方式的“極速”進級,成為獨龍族離別封閉落后、擁抱現代文明的生動注腳。在5G網絡支持下,新冠疫情期間獨龍江鄉的孩子能夠與北京學生同上一堂課。

貧困有一個代際鎖定,由于父母貧困后可能沒有精力給孩子的教育進行投資,孩子沒有良好的教育,學不到技能,可能會繼續貧困。打破這樣一種代際阻隔最好的手段就是教育。如今,獨龍族女孩高瓊仙考上中心民族大學,后來又成為獨龍族第一個女研究生。目前獨龍族已經走出3名博士、2名碩士,大學生也越來越多。更多振奮人心的故事正在路上......

結語

《春來怒江》是一部以小見大的電影,它的出現,給網絡電影創作帶來新風向和新思考。它以每一名扶貧干的小故事,折射出萬萬名基層黨員干部初心不改的大情懷。無論何時,創作者都要心里有國度、民族的大局觀念,在創作生產時始終與時代同頻共振,用心、用情、用功謳歌巨大時代。這樣就不會被市場的眼花繚亂所迷惑,能在紛亂的競爭中辨別出自己的前進方向,創作出來的影視作品自然會遭到觀眾的喜愛和社會的認可。

“脫貧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牢記囑托,再接再礪,奮發向上,彩云之南的9個“直過民族”,定能在小康路上大展拳腳,定能締造出更加美好的明天!

相關資訊

評論

  • 評論加載中...
电子书,电子书下载,TXT电子书全本免费下载